首页 > 房地产 > 专家:2017降息降准仍是货政大方向 预计通胀率2.2%

专家:2017降息降准仍是货政大方向 预计通胀率2.2%

2016-12-30 08:18:34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评论:0 点击:437

  基于格局之变带来的新机遇,2017年中国经济将继续保持"减速增质"的转型特征,经济增长减速但不失速,季度表现呈现前高后低、波动不大的特征,经济增长率预估值为6.5%,通胀率预计在2.2%左右。经济政策将从倚重需求侧刺激性政策转向依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财政政策保持积极,货币政策保持稳健,降息降准依旧是货币政策大方向,但在通胀抬头背景下,政策宽松力度将较为有限。

  格局决定结局,格局有多宽,舞台就有多大。笔者一直认为,理解这个时代,读懂变革中的中国,需要一个横竖结合的坐标系。这个坐标系,横轴是世界,纵轴是历史。风物长宜放眼量,用历史眼光、国际视角审视当下中国,经济"L型"下行,金融系统性风险始终存在挑战;然而,中国在这个坐标系的运行轨迹依旧处于上升通道之中。世界格局在变,中国格局也在变,中国的崛起大势依旧明朗。

  从格局之变看2017年,中国经济虽然依旧面临长周期下行的挑战,但"减速增质"的核心特征进一步凸显,需求侧刺激性政策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双侧搭配"进一步细化,在全球范围内的"相对优势"进一步强化。尽管一些不利因素和部分领域存在的风险将给中国经济带来诸多挑战,但冲刺小康、消费升级、微观崛起和改革深化将有力支撑起发展的大局。笔者因此认为,2017年的中国经济底线稳固,特点突出,格局之变带来的长期机遇值得关注。

  时间是连续的,市场是短视的,所以人们往往身处历史拐点而不自觉。2016年,一系列黑天鹅事件接踵而至,市场波动剧烈以至于陷入麻木疲态。2016年至2017年,世界格局正处于深层变革的重要转折点:第一,全球进入地缘政治风险和经济金融风险相互催化的敏感期,市场波动性的长期中枢明显上升;第二,英国退欧打开欧洲一体化倒退的潘多拉魔盒,欧洲的长期混乱和欧元地位下降愈发确定;第三,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将开启美国的内敛战略,基于美国利益最大化的需要,美国将适度收缩在亚洲的存在,放缓或放弃TPP等一系列"针对性"贸易协定;第四,新兴市场分化深层加剧,俄罗斯、巴西和南非尽失"金砖"成色,印度和中国的领跑地位得以强化;第五,全球治理变革进入重要阶段,人民币正式加入SDR标志中国金融开放迈出关键一步,全球经济秩序重建和权力制衡加速推进;第六,全球从低利率时代缓步迈向高赤字时代,全球政策进入效应衰竭、深层挖潜的阶段。

  由此,世界格局的变化给中国经济的长期崛起创造了战略机遇期,中国经济的"相对优势"深层凸显:首先,中国经济具备"系统稳定性",在全球政治经济风险敏感期,中国和美国将发挥"双核稳定作用";其次,中国政策具备"相对先行优势",在欧美政策转向谋求赤字增长之前,我国早已确定并实施以基建稳增长为重要抓手的积极财政政策。在全球结构性政策匮乏的背景下,我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从顶层设计阶段进入贯彻落实阶段;最后,我国对外开放迎来"历史性机遇",尽管人民币国际化遭遇较大干扰,但放眼长期,欧元的长期没落给人民币创造了迎难而上的机会,而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收缩给我国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创造了更大可能。

  历史是厚重的,但改变每一天都在发生。中国在改革开放的近四十年里,经历了日新月异的变革历程,每一点变化最终积累成格局的变化。这种格局之变体现在三个维度:其一,实体经济的物质积累发生了根本变化,中国从低收入国家转变为全球规模第二的大型发展中国家,物质积累既给未来继续建设全面小康社会奠定了基础,又迎来了中等收入陷阱等新问题。其二,社会阶层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在持续多年的快速增长过程中,社会阶层界限日趋清晰,阶层固化的挑战不断加大,收入分配已变得和收入增长同样重要,利益藩篱成了继续推进改革的最大障碍。其三,国民经济结构发生了重要变化,市场化经济改革的成果不断积累,量变引致质变,民营经济蓬勃发展,国有经济的转型需求日趋强烈,进一步激活民间资本和民营经济。提升国有企业的经营效率,带动全要素生产率的全面提升,已成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命题。对中国经济而言,长期崛起的根本动力是改革开放,而新格局下的改革开放,迫切需要打破利益藩篱,改变阶层固化,通过重建微观激励机制来激活市场经济内生调整的动能,最终平稳跨越各类发展陷阱。

  顺势而为才能跨越发展,内外格局的变化必然带来政策格局的变化。未来,中国经济的政策格局之变将从四个维度有序展开:第一,从倚重需求侧刺激性政策转向依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该说,老办法始终管用,需求侧刺激性政策是中国经济2016年下半年企稳反弹的核心推动力量,但稳增长的根本目的是为解决根本性问题创造条件,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政策重心将进一步转向"三去一降一补"和国企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顶层设计阶段全面进入贯彻落实阶段。第二,从倚重财政货币刺激转向依靠财政激活内生动力。2017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依旧是主基调,虽然从现有经济模式看,积极的财政政策内生引致偏松的货币政策,但在通胀抬头的制约下,2017年货币政策的宽松压力显著放大,积极财政政策更需要发挥激活并引领民间投资的作用。第三,从注重收入侧转向注重分配侧。发展是硬道理,在发展过程中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为抑制两极分化和阶层固化对微观激励的破坏作用,宏观调控将在促发展的基础上更加注重促进分配机制的公平,有序提升社会保障,并将扶贫落实到位。第四,从注重增长托底转向注重风险托底。2017年,中国经济的核心风险不是经济增长减速,而是系统性金融风险。汇率震荡、资产价格泡沫和金融机构资产质量恶化将给政策制定和政策协调带来挑战,中国将更注重通过体制机制改革和宏观审慎监管来增强系统性风险管控的能力。

  基于格局之变带来的新机遇,2017年中国经济将继续保持"减速增质"的转型特征,经济增长减速但不失速,季度表现呈现前高后低、波动不大的特征,经济增长率预估值为6.5%,通胀率预计在2.2%左右。经济政策将从倚重需求侧刺激性政策转向依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财政政策保持积极,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降息降准依旧是货币政策大方向,但在通胀抬头背景下,政策宽松力度将较为有限。

延伸阅读

綜合體育专题

黄金动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