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國際新聞 > 特朗普新“禁穆令”又遭法官封杀 耶鲁教授不解

特朗普新“禁穆令”又遭法官封杀 耶鲁教授不解

2017-03-17 20:16:09 来源:澎湃新闻 评论:0 点击:3922

  当地时间3月16日,美国又有马里兰州两名联邦法官做出裁决,暂停执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新版移民入境限制令的部分内容。此前一天,美国夏威夷州一名联邦法官做出裁决,要求在美国全境暂停执行特朗普于3月6日颁布的新版移民入境禁令。

  白宫新闻发言人肖恩·斯派塞16日表示,特朗普政府打算对上述存在缺陷的裁决进行上诉,预期很快将采取行动。

  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泰苏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新版移民禁令已经去除了旧版本中最明显的问题,合法性远高于旧版移民禁令。对于连续两个联邦法院叫停新版移民禁令,张泰苏表示“吃惊”。

  不过,张泰苏指出:

  “夏威夷法院的判决完全是以宪法反歧视修正案为依据的,和第九巡回法院之前那份以国会立法为核心依据的判决有本质区别。一旦再次上诉到第九巡回法院,结果其实不好预测。”

  新版禁令合法性高于旧版

  继夏威夷之后,紧邻首都华盛顿的马里兰州一名联邦法官也于16日做出裁决,暂停执行新版移民入境限制令的部分内容。当地时间16日上午,马里兰州的联邦地区法官西奥多·庄(Theodore Chuang)也作出了相似的裁定。

  两位法官在他们的裁决书中均认为,两个版本的移民禁令背后都受“宗教仇恨”驱使。虽然政府指出,禁令并非针对穆斯林,而是针对禁令所涉6国的全部个人,但法官并不认同这种论点。夏威夷州联邦法官认为:“政府论点的不合逻辑是显而易见的。那种认为只有以其全体为目标才能证明对某类人群的敌意的想法,从根本上而言是错误的。”

  两州裁决的内容略有不同,夏威夷州的法院裁决是阻止实施禁令中全部两项行动,包括暂停接纳六个国家的难民以及给这些国家公民发放签证。而马里兰州联邦法院的裁决则指包括暂停签证的部分,不包括难民的部分。

  “新的禁令确实把之前禁令里最明显的问题(限制绿卡持有者和已进入美国的非移民签证持有者的行动自由)刨除了。新禁令基本上只是叫停了对六国国民(伊拉克已被排除在禁令之外)的签证颁发,合法性远高于此前的禁令。”张泰苏告诉澎湃新闻,他对连续两个州的联邦法院叫停新移民禁令感到吃惊。

  此前据CNN报道,已有5名共和党提名任命的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在15日,公开对特朗普的移民禁令表示支持。

  在1月27日签署的移民禁令遭法院杯葛之后,3月6日特朗普颁布了新的移民禁令,从名单中去掉了伊拉克,但是仍然在120天内暂停所有难民入境,在90天内暂停伊朗、苏丹、叙利亚、利比亚、索马里和也门等6国公民入境。但这一新版禁令在3月16日零时生效前,遭夏威夷联邦法院阻止实施。

  除了夏威夷、马里兰两州,加利福尼亚州、马塞诸塞州、纽约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也都在采取行动对抗新版的移民禁令。

  总统公开言论成裁决依据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州联邦法院针对特朗普新版移民禁令的裁决,都将特朗普及其部分助手此前针对穆斯林的公开言论,作为裁决的参考依据。

  夏威夷州联邦法院的裁决书中,德里克·沃特森(Derrick Watson)法官提到了去年3月特朗普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所说的话。当时特朗普声称:“我觉得伊斯兰仇恨我们。”CNN主持人安德森·库珀( Anderson Cooper)要求特朗普解释,他是指全部伊斯兰还是仅指“极端伊斯兰”。特朗普回应称:“这很难区分,因为你不知道谁是谁。”

  特朗普的这一番言论被法官认为是其移民禁令背后“宗教仇恨”的例证,法官还引用特朗普对库珀所说的话来加以进一步佐证,特朗普曾经明确说:“我们不能让那些对美国怀有仇恨的人进入这个国家。”

  除了特朗普本人,被认为一手策划了第一个移民禁令的特朗普高级政策顾问史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的部分言论,也成为裁决的参考依据。裁决书提到,今年2月份米勒在接受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采访时,曾否认新的移民禁令相比第一个禁令会有重大变化,他说新的移民禁令将“回应司法裁决”,并称“主要是微小的技术性差别”。

  张泰苏表示,虽然法院裁决可以考虑行政命令的动机,但是“基于这种相对比较模糊的理由在初审阶段叫停禁令的实施,多少有些奇怪。”

  “一般来说,最终判决书里才会见到这类‘诛心之言’。初审时如果颁布紧急命令,一般有更为坚实清晰的律法基础。”张泰苏说。

  《纽约时报》表示,针对移民禁令的司法争论,可能会直接触及到特朗普和他的一些关键助手,并且可能会导致对他们所发表的公开评论和私下沟通言论行审查。

  特朗普将“很快”采取行动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此前代表华盛顿州起诉联邦政府、成功叫停特朗普第一个移民禁令的华盛顿州总检察长鲍勃·弗格森(Bob Ferguson)称,夏威夷州联邦法院的裁决是一个“美妙的新闻”,“非常令人兴奋”。不过对于特朗普来说,整件事就没有那么美妙和兴奋了。

  张泰苏认为,新版移民禁令再次遭到法院冻结,这对特朗普有很严重的政治后果,“(这)让他显得很无能,而且直接指责他宗教歧视。”

  此前,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认为,此事可能会在美国民众中对特朗普政府公信力造成一定影响。

  “这么重要的政策,朝令夕改甚至无法推进,一定程度上会影响美国和特朗普政府在世界范围内或美国民众中的观感。”

  在夏威夷州法院裁决后,特朗普已经作出回应,谴责该裁决是“前所未有的司法越权”,同时表示将对抗到底,直至最高法院。

  3月16日白宫新闻发言人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表示,特朗普政府打算对上述存在缺陷的裁决进行上诉,“很快”就将采取行动。司法部也出面力挺特朗普,并称“将在法院中继续捍卫总统这一行政命令。”

  “夏威夷法院的判决基本禁止特朗普以任何形式限制来自中东国家的移民(因为只要是这种类型的禁令,按判决的逻辑都可视为宗教歧视),实际上没有给他留任何修改禁令的余地。”张泰苏认为,“他如果不想承认失败,那就只能上诉到底。”

綜合體育专题

黄金动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