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國際新聞 > 美前防长科恩:特朗普在进步 给他点时间

美前防长科恩:特朗普在进步 给他点时间

2017-03-25 17:11:29 来源:澎湃新闻 评论:0 点击:6745

  【编者按】

  2017年1月20日,随着美国第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正式上任,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关系走向引发全球高度关注。近日,中国外交部确认,中美两国领导人的首次见面已在紧锣密鼓筹备之中。澎湃国际即日起推出“中美札记”系列报道,聚焦中美之间高层交往的重大事件,解读中美关系在特朗普上任后的首个年份中之变化走向。

  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接连两名美国前国防部长访问北京和上海,即使在常年驻华的美国人眼中,这都是颇不寻常的现象。第19届美国防长威廉·佩里前脚刚走,继任的第20届美国防长威廉·科恩(William Cohen)也在北京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后,来到了上海。

  “世界正在经历飓风般的变局。”3月24日,科恩在上海美国商会举办的讲座上对近百名中美商界人士说。面对种种不确定性,特朗普政府现状怎样、中美关系未来走向如何,都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两国政策、商业等各界人士接触时不变的主题。

  没有执政经验的特朗普面临着一个艰难的学习过程,目前已经有所进步……我们要给他一点改变的空间。”科恩当天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特朗普竞选时对中国的敌对言论可能有缓和的迹象,如果特朗普能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尽快会晤,将给世界释放出具有象征意义的积极信号。

  特朗普“军人内阁”有望遏制战争

  特朗普政策的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与其团队的人事安排有关。美国政府里究竟谁做主?特朗普如何听取建议?在众多关于白宫“内斗”的媒体报道中,这些问题令人猜测纷纷。

  1997-2001年担任防长、对华盛顿政军界如数家珍的科恩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给出了他的解读:他认为特朗普组建了一支出色的国家安全团队,尤其是其中具有军方背景的官员,有望帮助特朗普在军事问题上做出理智的决策。

  “军人是最想避免战争的。”他重复了自己一贯的观点,称特朗普任用多名退伍将军并不意味着美国正在走向穷兵黩武,因为军人最了解战争的残酷代价、最希望通过外交和平解决问题。

  他对美国现任国防部长马蒂斯尤其赞不绝口。他担任防长时就认识了当时还是上校的马蒂斯。在他眼中,马蒂斯不仅是个优秀的军人,还是个认真的学者,“(马蒂斯)书房里有6000本书。一般人藏了那么多书都不会看完,但马蒂斯全都看了。”

  “马蒂斯了解战争的残酷,懂得何时要打仗、如何去避免战争……他的绰号不应该是‘疯狗’,而应该是‘勇敢的心’。”科恩打趣地说。

  刚被特朗普任命为国家安全顾问的麦克马斯特同样是科恩的旧识。科恩表示,被称为“学者将军”的麦克马斯特曾著书《玩忽职守》,批判美国政府操纵军队、最终因错误决策陷入“越战泥潭”。在科恩看来,麦克马斯特对美国政府与军队关系的批判性思考,表现出了他的理智和责任感。

  曾和科恩一起担任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理事的现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也获得了科恩的赞誉:“他是个真正的成年人、有能力、有纪律性、重视成果。”

  但科恩也坦言,不清楚他的这些老朋友是否能有效影响特朗普的决策。“在华盛顿,离总统越近的人往往越有权力。”这位从政20多年的政坛老将说道,比如蒂勒森的国务院在白宫之外,不像白宫顾问和幕僚长那样能时时与特朗普接触。

  “我听人说过(特朗普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的好话,听说他代表了理智的声音。他和他的妻子可以激发出(特朗普)总统好的一面。”当被问及特朗普近侧的顾问时,科恩这样说道。

  尽早举行“习特会”有重大象征意义

  在科恩看来,特朗普对华政策的转变是其执政方向的一个缩影:“

  特朗普挑战‘一个中国’政策是个错误,但现在他已经转而支持了‘一个中国’,因为他思考过了,听了其他人的建议,可能包括基辛格的建议。”

  科恩对澎湃新闻表示,总统候选人在上任后转变立场,从偏激走向温和,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科恩评价说,中国对特朗普上任前的表态没有反应过激,更重视“观其行”而非仅仅“听其言”,是非常负责任的表现。

  他更期待的是中美领导人将要举行的会晤:“这将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

  3月18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华时表示,就近期安排以及下一步两国元首会晤事,进行了深入讨论,启动了相关准备工作。我们同意继续保持紧密沟通,确保两国元首及各层级交往能够顺利成功。

  科恩坦言,他认为美国目前还没有为中美元首会晤做足准备,因为美国国务院内还存在大量空缺,人手不足,而元首会晤通常需要事前周全的计划。但科恩同时表示,仍然希望特朗普能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越早见面越好。

  他认为,“习特会”如果成功举办,看到特朗普与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领导人握手合作,人们将认识到中美关系并不像大选中特朗普所说的那样敌对,与中方会谈、合作也可以给美国民众带来好处。同时,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国也可以放心,认为美国并不是必然会和中国走向冲突,这将给地区带来更多稳定因素。

  除了元首级会晤,科恩也希望中美能在更多层面增进交往。

  《参考消息》2月引述《美国之音》报道称,截至2月底,中美还没有敲定今年的两军交流项目,引起人们对中美两军交流项目是否因为特朗普执政而搁浅的担忧。对此,科恩表示,他多年呼吁美国邀请中国军方参加训练、共同执行维和等人道主义行动,因为只有开放的态度才能带来更多信任。

  “我在1997年就建议建立中美军事热线电话,但直到2007年才建立起来。”科恩说,“中美之间还存在战略上的不信任,需要加强交流。”

  “美军应继续保持全球地位”

  尽管已经退休成立咨询公司,这名曾领导1998年“沙漠之狐”空袭伊拉克行动和1999年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前防长仍在采访中坚持称,美军在全球的前沿部署符合美国的利益。

  他批评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可能导致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中被边缘化;他还支持美国增加对北约的军费支出,尽管他认为北约国家也应该支付各自的军费。

  特朗普日前提议2018财年的防务预算为6030亿美元,这可增加540亿美元的防务开支。他在3月2日参观正在建造的福特号航空母舰时表示,“美国将拥有自己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海军”。

  盖洛普公司近日公布的调查显示,37%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军队开支不足,45%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军队还不够强大。

  科恩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他对澎湃新闻解释说,奥巴马为了减少国家债务削减了军费,而特朗普则将重新增加军费,其中有一半都将用于人员薪资,而美军的舰船、飞机也需要更加现代化。

  他还提议说,美国应将军费花在削减核武器和网络安全等最紧迫的问题上,因为世界离核灾难的可能性比以前更近了,这对成千上万的人来说都是生存威胁,而网络攻击也有可能给世界带来混乱。

  但他也反对特朗普削减美国国务院37%的预算:“我们需要强大的军队作为外交官的后盾,但只有子弹和炸弹是不够的……我们要确保拥有足够的外交实力。”

  科恩预测说,特朗普的预算不一定会原封不动地被国会通过,军费的增长幅度可能不会像特朗普提出的那么大,而美国国务院可能也不会真正面临巨幅预算削减。

  实际上,在军事和外交的平衡之外,特朗普的财政预算还面临其他诸多问题。美国前副总统拜登的首席经济顾问杰瑞德·伯恩斯坦(Jared Bernstein)于2月28日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称,特朗普根本无法做到“一方面以十亿计地减税,一方面却增加国防预算,同时还要投资基础设施、保证社保和医保体系不受损害,并在10年内平衡预算。

綜合體育专题

黄金动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