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國際新聞 > 欧盟60年:媒体吁推动无战争记忆的年轻人热情

欧盟60年:媒体吁推动无战争记忆的年轻人热情

2017-03-26 07:49:01 来源:澎湃新闻 评论:0 点击:6987

  当地时间3月25日,欧盟大部分成员国领导人及欧盟机构领导人将在意大利首都罗马召开特别峰会,纪念《罗马条约》诞生60周年。在英国脱离欧盟、欧洲右翼政治崛起的当下,欧盟领导人仍希望通过这一颇具意味的行为,彰显欧盟的“团结统一”。

  《罗马条约》在欧盟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1957年3月25日,《罗马条约》签订,由此诞生了欧洲经济共同体(CEE)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EURATOM),这是欧盟成形阶段中两个重要的组织机构。

上海纪念活动现场,《罗马条约》签署六国驻沪总领事悉数到场。

  上海纪念活动现场,《罗马条约》签署六国驻沪总领事悉数到场。

  3月24日,《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纪念日活动来到上海,《罗马条约》签署国意大利、德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六国驻沪总领事悉数到场。与此同时,由佛罗伦萨欧盟大学研究院带来的“一个日益统一的欧洲”巡回展览同期开幕,展示欧洲一体化的历史进程,从3月28日至4月20日,在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向公众开放。

  在问题中前行

  “欧盟已经60岁了,但她仍显得如此年轻。”意大利驻沪总领事裴思泛在上海纪念活动开幕式上如是说。裴思泛引用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来上海访问时的话称,欧盟在历史上经历过重重磨难,但每次总能走出危机,并且变得愈发强大。

  在纪念活动的圆桌讨论环节,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张俊华教授提出,欧盟目前面临双重挑战——从外部,难民涌入带来了问题,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也会给欧盟带来不确定因素;而在内部,西班牙、意大利等国还没能从经济危机中抽身,民粹主义政治在欧洲多国也有所体现。

  对于欧洲各国对相关纪念活动的重视,英国《金融时报》发表评论称,面对巨大的挑战,欧盟是时候做出回应了。除了民粹思想涌起之外,还有因难民涌入等情况带来的威胁,以及希腊债务危机、英国脱欧给各国带来的不确定因素。欧盟应该要去应对这些挑战了,尤其是在美国已经准备好退出其主导的二战后世界秩序的当下。

  不过《金融时报》同时也表示,乐观的是,较之一年前难民问题高企之际,欧洲的危机感已经没有那么严重了,英国脱离欧盟没有在欧盟引发进一步的分离主义倾向,欧元区经济也有着显著的向好趋势。如果法国和德国选举的结果没有倒向极右翼政党,在法德合作的传统基础上欧盟还将有机会重建团结。

  “德国之声”发表评论称,右翼民粹主义正在蔓延,并对欧洲怀疑论推波助澜,让欧洲支持者陷入窘境。希望重新看到民族国家“田园美景”的那些右翼和极右翼人士在呼喊:“解散官僚魔王布鲁塞尔”、“不要欧元”……这些叫喊很有市场,但不是多数。

  “德国之声”认为,欧盟前所未有地保证了欧洲的和平、欧盟的内部市场以及自由贸易,人们可以自由旅行,年轻人可以自由选择上大学的地方,在哪里生活和工作,都可以自由决定。而在60年前,这一切还都是空想。

  欧盟还须更“接地气”

  对于欧盟的未来,疑虑之声一直不绝于耳。

  “德国之声”批评道:“欧盟的管理过多,不接地气。它的宗旨和意义并不是每次都传达得很清晰。欧元的发展也不像缔造者设计的那样理想。

  保卫欧盟的外部边界没有被看作是一项集体的任务,在经济上,出现了南北鸿沟、东西差距,这也是一些国家过早入盟所导致。欧盟制度性的深入发展让一些国家感到力不从心,也因此导致它们对欧盟说‘不’并更为经常地行使否决权。”

  对此,意大利驻上海总领事裴思泛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内部)冲突是欧盟存在的问题,各国经常需要在很具体的事务上达成一致意见,这也就是欧盟在作决策时会这么难,但这也印证了欧盟的成功。这也正是为什么欧盟在60年的过程中,成员国由最初的6个不断增加、成为联系欧洲国家纽带的原因,而这也将保护成员国免受外部冲击。”

  欧盟的这种行事原则和风格,在难民问题上得到了比较好的体现。

  裴思泛表示:“难民问题不是意大利一个国家的问题,是关乎所有欧洲国家的问题。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意大利成为来自土耳其以及许多北非国家难民越过地中海乘船进入欧洲的直接门户。然而,移民问题是个复杂的问题,不是凭借个别国家的一己之力就可以解决的。虽然在处理问题时不同的国家会有分歧,但问题的解决往往也是基于欧洲的共同准则和国际社会的立场。”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中西法律文化比较研究专家伊万对澎湃新闻表示,我们今天在考虑欧洲未来的问题时,不能忘记欧洲有着复杂的政治制度,内部难免会有产生冲突的时候。不同于美国,欧洲各国需要在法律问题上有着很深的合作,除了政治家外,一些法学家也在发挥沟通作用。

  《金融时报》认为,欧盟更需要做的是推动公众的热情——过去很多年基于实用主义和理想主义信条的欧盟,需要寻求欧盟公民真正意义上的情感依赖,尤其是针对那些没有战争记忆、经历过新一轮金融危机、适应了对布鲁塞尔方面指责声音的年轻人。

    欧盟的成就是巨大的,但欧盟必须明确具体目标,把政治现实置于道德标准之前。

  裴思泛表示,对于出生于欧盟建立后的欧洲年轻一代来说,他们可以被视作“欧盟原住民”,欧盟就像是他们生活于其中的 “社区”。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欧盟的存在是既成事实,“欧洲人”则是他们共同的身份,而这将是欧盟带来的一个重要成果。

綜合體育专题

黄金动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