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國內新聞 > 央行MPA威力大增:信贷等多项指标已微调或收紧

央行MPA威力大增:信贷等多项指标已微调或收紧

2017-03-25 10:00:00 来源:综合 评论:0 点击:2445
  摘要

  【央行MPA威力大增:信贷等多项指标已微调或收紧】虽然大家熟知的MPA考核指标体系分为资本和杠杆情况、资产负债情况等七大方面约14个指标,但是这些指标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根据宏观调控需要,央行可对这些指标构成、权重和相关参数、评分方法等进行调整。除了奖惩措施的增加,一年以来,MPA考核指标的多项口径也在“微调”。MPA考核2016年以来,调整较为频繁的指标是资产负债中的广义信贷。同时,从二季度开始,对资产质量的要求也更高,对不良的评估进行了调整。有消息称,央行加大对房贷比重的控制,如果房贷增速过快,将在货币政策执行情况一项给予扣分。(21世纪经济报道)

  近日,无论是谈及资金面的紧张,还是理财、资管业务的发展前景,以及信贷的投放,业内最为关注的因素就是MPA的考核。2016年,央行将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和合意贷款规模管理机制升级为“宏观审慎评估体系”,即大家常说的“MPA”。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从多方获悉,虽然大家熟知的MPA考核指标体系分为资本和杠杆情况、资产负债情况等七大方面约14 个指标,但是这些指标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根据宏观调控需要,央行可对这些指标构成、权重和相关参数、评分方法等进行调整。

  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证实,央行对考评结果的激励及惩罚手段也在不断“升级”。MPA的初期,激励和奖惩措施主要是差别准备金率和差别准备金利率,而后期发行大额存单,各类货币政策工具使用等方面都会挂钩 .

  在指标的微调方面,影响较大的就是,近期大家关注的2017年一季度起,广义信贷增加“表外理财资产和应收及预付款”。据东南某省人民银行下发的MPA考核相关文件显示,其实早在2016年三季度,央行就已经对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进行了测算。

  天风证券宏观团队负责人宋雪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有利于更全面地反映银行体系信用扩张状况,更全面地对银行体系实施宏观审慎管理。因为近年来表外理财业务增长较快,但对其的风险还缺乏有效识别与控制:一是表外理财底层资产的投向与表内广义信贷无太大差异,若增长过快也会积累宏观风险,不符合“去杠杆”的要求。二是目前表外理财业务,一定程度上存在刚性兑付,出现风险时银行往往表内解决,未真正实现风险隔离,存在监管套利等问题。

  MPA考核趋严

  MPA自2016年正式推出来已经一年了,但是中金公司梁红团队的分析认为,去年很大程度上是MPA的测试运行阶段,但今年,它是金融去杠杆和风险防范的主要抓手,将获得更严格的执行。

  梁红表示过,原先MPA的主要激励机制是差别准备金利率,但春节后,央行对不达标机构额外提高了SLF利率100个基点的惩罚,目前还不能排除央行对1季度考核采取更严厉奖惩措施的可能性。

  宋雪涛也表示,现在的MPA考核结果不达标,央行会采取惩罚性SLF利率(上调100bp)、控制金融市场准入等惩罚措施,但是否与创新产品实验挂钩,并未有相关规定。而在未来,业务资格申请、二级资本债发行、存款保险费率、MLF利率、再贷款开展等都有可能挂钩MPA考核。

  除了奖惩措施的增加,一年以来,MPA考核指标的多项口径也在“微调”。

  据银行业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MPA考核2016年以来,调整较为频繁的指标是资产负债中的广义信贷。比如,2016年二季度,“买入返售资产”剔除从境内银行业存款类机构买入返售债券余额。此时,广义信贷包括:各项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的余额合计数。

  同时,从二季度开始,对资产质量的要求也更高,对不良的评估进行了调整。以全国性重要机构为例,原来的规定是不良率如果低于同类机构不良率,得分就是50的满分,如果高于同类但是低于5%,得分为30-50分。对于不良“双升”的机构,如果不良率的初始得分是30-50分之间,统一微调按照50分的60%即30分确定为最终得分。

  前述人士表示,在2016年三季度,“买入返售资产”也调整了统计口径,从2016年9月起,“买入返售资产”余额增加表外理财资金运用项目。

  2016年四季度,广义信贷考核统计口径还是原来的,但是测算数上已经加上了表外理财和应收及预付款,同时为了防止重复计算,在表外理财中剔除现金和存款。

  宋雪涛也认为,MPA的考核在收紧,广义信贷增速除了在资产负债情况中占60分的重要比重,也在资本与杠杆情况(一票否决指标)中,对资本充足率产生巨大影响。经初步计算,要想达到资本充足率指标,机构的广义信贷增速需要低于M2增速。与此同时,央行取消资本充足率指标容忍度的可能性也很大。从这两个指标上,央行控制广义信贷的思想是比较一致的,所以我们认为体现出MPA考核的收紧。

  2017年以来,随着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升级。也有消息称,央行加大对房贷比重的控制,如果房贷增速过快,将在货币政策执行情况一项给予扣分。

  理财和信贷均收缩

  北京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认为,近日的资金面紧张,和季末的MPA考核有关,而且表外理财首次纳入考核,银行这方面合规压力最大。

  梁红团队的分析认为,中小银行的广义信贷增速显著高于大银行;加上表外理财,则更接近监管红线。中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也偏低,更接近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要求。而且,中小银行对表外和同业资金的依赖都更大,若资金面趋紧,更易受到冲击。

  宋雪涛也持类似的看法。他表示,“表外理财的纳入,主要对中小型银行产生压力,从各家银行表外理财的规模增速来看,大型银行理财规模增速表现出了逐季放缓的趋势,在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后,大型银行理财业务受到的影响将极小”。

  宋雪涛认为,而对于区域性中小银行而言,由于资金成本较高、资管专业人才缺乏等限制,要实现规模的跨越式扩张,只能加大与外部机构的合作力度,资产端的利益被迫让渡出部分给外部机构,理财业务收益被压缩。在银行理财零售能力上,因为在银行品牌、网点数量、营销队伍及存量客户类型方面,中小银行对于大型银行来说处于相对劣势地位,在这一方面又必须让渡出部分利益给投资者,以吸引负债端资金,使得理财利益被再一次挤压。

  资产端和负债端的两侧利益挤占,使得中小型银行只能通过做大理财业务规模,以“薄利多销”的方式实现弯道超车。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体系后,银行理财业务纳入监管,规模增速受限已成定局,对于委外需求较高的城商行、农商行而言,理财业务的规模增速被套上了枷锁。

  接近人民银行的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MPA政策一年以来的实践运行,金融机构基本上都能适应MPA的调控要求,根据自身资本充足率水平合理规划广义信贷资产的运用。但是部分机构,对于狭义信贷,也就我们常说的人民币各项贷款,新增规划和投放出现了不达标的情况”。

  分析人士认为,在考核的压力下,有的机构理财等表外业务增长过快,出现首尾无法兼顾的情况,大量表外业务回表后,表内业务又增长过快。

  为此,央行也对银行的人民币贷款加强了检测,要求信贷投放偏离较大机构要及时上报,不排除央行会针对性地窗口指导。如果狭义信贷增速考核不达标,银行的稳健性参数指标也将被上调。

  (原标题:央行MPA威力大增 多项指标已“微调”或收紧)

綜合體育专题

黄金动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