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汇 > 英国电讯报:特朗普经济或将令美联储陷入尴尬

英国电讯报:特朗普经济或将令美联储陷入尴尬

2016-12-19 08:22:31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评论:0 点击:6727

  FX168财经报社(香港)讯“我不会对即将上任的美国总统提供就其自身行为的建议。”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在本周美联储10年来第二次升息后如是说。

  此次升息本身并不出人意料。数月来,不同的美联储官员都已在公开场合声明更高的利率将会实施。然而,尽管0.25%的升息幅度在周三(12月14日)正式宣布前就已被资产价格消化,但市场依然受到震动。

  特朗普要到明年1月20日才走马上任,而耶伦的外交辞令也使得记者的提问无处发力,但这位候任总统与美联储主席间的政策分歧已经昭然若揭。

  回到2105年12月份,美联储10年来首次升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就维持超低利率的决策者们当时表示要将美国的货币政策“正常化”,暗示2016年将会继续三到四次升息。然而这一幕并没有发生。美联储一再延迟加息预期,直至2016年年末才终于让这只“靴子”落地。

  而导致这一局面的原因众多,从对“中国经济的忧虑”到“恐怖袭击威胁”,当然还包括“英国退欧”,美国官方有一大堆借口将货币政策置于紧急状态。

  但其实真正的原因显而易见,那就是美国经济在2016年大多数时期内都出乎意料地疲弱。在2013年增长2.7%后,美国经济在2014年和2015年相继放缓至2.5%和1.9%。2016年也不遑多让,制造业、房屋建设和消费者支出纷纷走弱。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自然对进一步加息犹豫不决。

  而令决策者们犹疑的主要原因还包括金融市场对货币政策的极度敏感,升息很可能对其造成巨大打击。如今,在极尽谨慎的态度下,以一系列讲话作为铺垫,同时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及英国央行都还在大力推行令全球市场甘之如饴的量化宽松政策的环境下,美联储才最终决定迈出这一步,以最小的幅度进行了加息。

  而事实上,加息后的上限——0.75%还依旧低于大约2%的美国通胀率,令实际利率为负。现阶段的货币政策还无论如何都无法与“紧缩”挂钩。更精确的说法是,政策没有之前那么的“超级放宽”。同时近期的数据显示美国经济经济已重获部分动能,调查表明经济增长和消费者信心都在上升。失业率也达到了4.6%这一九年新低,且通胀上升。

  所以美联储如今的举措是势在必行。若在经济显然不再于生存线挣扎且此前又表示2016年将数次加息的情况下却不予加息,正如“狼来了”的故事,美联储已经岌岌可危的信用将荡然无存。

  由市场反应来看,尽管已经在数周前对此次升息作出预警,美联储此举依旧导致了投资者抛售美债。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突破五年高位。这也令全球债券受到牵累,欧洲及亚洲债券都未能幸免于难。

  市场这一反应的原因在于美联储公开预期明年将加息三次,而不是9月份预期的两次,这显示出美联储提高对通胀的预期,同时也解释了债券收益率的飙升,因为在通胀升高的前提下,投资者会要求更多的利息来借钱给美国政府。尽管耶伦将这一加息预期形容为“非常适当的调整”,并强调“我们对这一过程中的经济抱有信心”,但金融市场依然感到震惊。截止至本稿发布,债券市场的溃败仍在继续。

  除了明年的三次加息,美联储还预计将在2018年和2019年也进行三次加息,以使得利率可以稳定在3%的长期”正常“水平。虽然其仍将明显低于5%这一历史平均水平,但美联储在这条道路上也将困难重重,因为特朗普当政后,美国的货币政策将可能更加政治化。

  自从特朗普在11月份的大选中击败希拉里克林顿,国债收益率就一路飙升。特朗普意欲降低税收并增加支出的政策不但会刺激增长也会推升通胀,因此债券投资者需要更高的收益率。而美联储增加升息次数的决定也佐证了这一观点,同时进一步造成债券收益率的上升。

  但目前部分专家的担忧是,特朗普经济很有可能事与愿违。举例来说,曾为商人的特朗普提出“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支出”和其它涉及巨资的财政扩张政策,这几乎无法得到国会的认同。诚然,共和党掌控着参议院和众议院,但二者都不乏对特朗普抱有敌意的财政鹰派。这很可能导致僵局甚至另一个“债务上限危机”(2011年美国国会就美国债务上限提升的一场激烈争辩,事件可能导致美国联邦政府产生主权违约,多项公共服务亦有可能因缺乏营运资金而受到影响,令美国经济进一步受到打击)。基于此,特朗普上台后的财政政策很可能不如现今被广泛预期的那样宽松。而由此造成低于预期的通胀将令美联储承压,利率将维持低位。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宣称将严格控制边境,并将实施保护主义贸易政策,由于美国总统在这方面比在财政预算上具有更大权力,因此这些不利于经济的政策更有可能被实施,而美联储此次预期的连续加息也将随之化为泡影。

  当然目前实际发生的情形是金融市场对低利率、持续的宽松货币政策以及特朗普着迷。而尽管特朗普曾表达反华尔街立场,但相信这位即将就任的总统也不会乐于抹去美国股票市场如今的光芒。

  如果能够实现超宽松货币政策和超宽松财政政策并存,他将乐见其成。但如果他的“财政之翼”被斩于国会剑下,美联储也将不得不继续保持超宽松货币政策。

  无论哪种情况发生,英国电讯报评论员LIAM HALLIGAN都认为美联储不会在2017年结束前将利率升逾1%。

延伸阅读

綜合體育专题

黄金动态专题